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汽车图片 >
汽车图片
FT中文网:周小川回答了什么与没回答什么
时间: 2021-10-26

  www.bm3q0.cn中国矿用调度交换机数据监测报告,摘要:事实上,除了自我怀疑,中央银行最大的不确定在于市场的怀疑,一旦市场失去对于中央银行的信心,那么再多的沟通也无济于事,毕竟市场是无数专业投资者用真金白银做出的选择,市场预期或许需要中央银行家引导,但即使是最强势的中央银行家,最终也不得不尊重市场的趋势。

  (搜狐财经思想库:让思维有乐趣,让思想有力量!汇集顶尖财经智慧,分享深刻透彻的调查研究,旨在普及常识,为网友提供思想洞见和专业分析。)

  2016春节未完,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接受了财新传媒专访,打破了此前的沉默。这位中国央行多年的掌舵人,试图给市场传递什么信号呢?

  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在2008金融危机之后一路扩张,一度成为名符其实的超级“印钞者”,去年却开始面对外汇储备下降的烦恼。至于周小川,其在海外声誉颇佳,也曾被评为“全球最佳央行行长”,可谓实至名归的荣誉“印钞者”。采访很长,值得一读,原文可以见链接。

  毋庸置疑,周小川的看法代表官方立场,不过这次采访态度总体诚恳开放,我比较欣赏是他说的一些大白话,也就是大家都能听得懂的实话。通读之后,我总结了个人觉得回答中最有含金量的三句话以及一些未解问题。

  第一句话,“当前中国国际收支状况良好,国际竞争力仍很强,跨境资本流动处于正常区间,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了基本稳定,还有所升值,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这表示周小川认为中国经济基本面状态良好,也回应了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的疑虑。春节期间欧美市场不妙,美元下跌,离岸人民币有所回升,周小川此刻发言,有其底气。但问题在于,中国国际收支状况真的良好么?首先,中国外汇储备被认为金融安全的重要武器,但目前趋势并不那么美好,1月下降995亿美元,总数为3.23万亿美元,达到最近几年来低位。其次,国际收支分两头,中国经常项下是顺差,而资本与金融项下已经是逆差,未来市场关注焦点则肯定是在于资本项下。

  第二句话,“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方向仍旧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机制。”

  这其实是重申人民币改革方向不变,不过更有阶段性以及步骤。但所谓“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具体机制,其实所指是不那么明确,参考一篮子货币看起来比盯住美元更多元,但是多是否就意味着更好?周小川也承认,盯住一篮子货币有一系列的问题需要解决,然而更加根本的是,既然对一种货币的均衡汇率都难以计算,对多个货币的均衡汇率就更加困难了吧;此外,央行又如何区分所参考的篮子货币汇率变化中,哪些是噪音哪些是应该被尊重的呢?

  第三句话,“对于不同的市场主体,央行与其沟通的策略是不一样的。对一般大众,重在知识和体制框架的沟通;对进出口商等使用外汇的机构,引导并稳定预期很重要;对于投机者,则是博弈对手的关系,央行怎么可能把操作性策略都告诉他们?这就像是下棋,你不可能把准备的招数向对手和盘托出。”

  这其实涉及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经济政策沟通问题,这其实也是回到周小川本次公开采访的题中之意。无论此前达沃斯论坛还是近期国际媒体,自从811汇率改革之后,关于中国央行乃至经济政策如何与市场(尤其国际市场)的沟通,一直存在争议。对于正在不断加大透明度的中国央行而言,沟通的步骤还是在学习之中。

  不过周小川这段话明显话中有话,将一般大众与投机者区分来时,一方面肯定沟通的价值,另一方面也表明了立场,即对于投机者的态度,未来可能将继续从严。然而,投资者和投机者,在金融市场中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区分,引导市场预期与顺应市场趋势都是央行的两只手。

  在经济政策沟通中,中央银行家是重要角色,“印钞者”能否稳定市场预期,最终取决于能否与市场良好互动,简单粗暴地说,就是能否hold住市场。从事后反应来看,目前大家对于周小川的谈话普遍表示良好,但是这种良好感觉就像初恋,保鲜期到底有多久呢?是一万年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抑或只是转瞬即逝的热情?

  从大趋势来看,作为“印钞者”,央行行长们与市场沟通的能力越来越重要——我曾经戏言,也许以后中央银行家未必需要经济学博士,但是一定是深谙市场逻辑的人士。这一天也许并不遥远,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曾说过自己偶然发现一条规律,即货币政策98%是靠说的,2%才靠做的。所谓“说”也就是与市场的沟通,即通过声明来重塑市场预期,这是“印钞者”们日益重要的工具与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言说”,一定不能是自说自话,而必须回应市场的真正担心。除了上面重要的三句话之外,哪些是市场最为关注但却未得到充分回应的主题呢?

  首先,市场关心的是边际变化。周小川提及中国维持巨额商品贸易顺差,但市场更加关心的是资金外流从2014年下半年以来的突然逆转,并且这种外流的规模呈现逐季恶化的态势。这种资本外流,在抵消了周小川所重视的巨额货物贸易顺差(“接近6000亿美元”)之后,在一年时间内令中国官方外汇储备降低了接近6000亿美元,并非与“储备相比不算大”。市场希望知道,央行对此有周密的分析,理解它的规模、现状、缘由与影响,也拥有有效的手段来限制它的负面影响。

  其次,市场关心央行的选择。在大家讨论很多的三元悖论中,周小川明确地表示不倾向于资本管制——鉴于央行之前努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及资本项目开放,这一表态并不令人惊讶。然而,剩下来的两个选项——货币政策与人民币汇率——央行的选择并不轻松。市场需要知道,如果央行选择保卫人民币汇率,是通过收紧货币政策还是通过以外储为子弹与做空人民币的交易者对撼?如果央行选择宽松货币政策,又如何管理人民币面临的压力?这些是更加尖锐的、也是市场更加急于知道的问题。

  中央银行家作为政治家中的专业人士,彼此之间其实有一种职业上的默契,某种意义上一个隐形的封闭俱乐部。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曾经将中央银行家比作童话人物彼得潘,小飞侠彼得潘的秘诀之一是,“一旦你怀疑自己能不能飞,你就永远失去了这种能力”。事实上,除了自我怀疑,中央银行最大的不确定在于市场的怀疑,一旦市场失去对于中央银行的信心,那么再多的沟通也无济于事,毕竟市场是无数专业投资者用真金白银做出的选择,市场预期或许需要中央银行家引导,但即使是最强势的中央银行家,最终也不得不尊重市场的趋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